用AI準确统计游行人数 (吴历山)

用AI準确统计游行人数 (吴历山)

民阵声称的200万人游行,意味除了老、弱、病、幼和无法出动的人士以外,香港有约一半市民上街抗议。(法新社资料图片)

游行集会,尤其是大型事件的参加人数是衡量事件性质和影响力的重要指标,是政府、政党及广大市民最关注的阴晴图和气象表,也是当局制订政策的重要参考。但是一贯以来,香港对游行集会的统计陷于一片混乱,数字落差之大令人咋舌。以最近3个月的人数统计为例:

巨大落差 数字失意义

3月30日第一次反修例游行人数,主办方(民阵)报1.2万人,警方报(指高峰期.下同)0.5万人(相差2.3倍);4月28日第二次反修例游行,民阵报13万,警方报2.3万(相差5.6倍);6月4日六四烛光晚会,支联会报18万,警方报3.7万(相差4.7倍);6月9日反修例大游行,民阵报103万,警方报24万(相差4.3倍);6月16日反修例大游行,民阵报200万,警方报33.8万(相差5.9倍)。双方数字相差倍数直线上升,而绝对数字相差高达160多万的有史以来的最高峰,究竟哪个数字更接近事实?

民阵指他们是分几组人在几条天桥计算人数,按路面範围有几多人,再以通过的人流计算而得出人数;警方则是派员于多个高点作出观察,以及点算某一时段在不同区域所聚集的人数,从而评估参与集会的人数,并称属「粗略估计,供内部参考」,似乎也留下空间让人自己去推测游行总人数。

民间方面,如雷鼎鸣教授的计算方法,计出的人数与警方较接近,也有参与游行的学者用目测估计人数,却与主办方的数字接近。但以上均以人工点算为主,难免受到人为因素的影响和左右。

按一般理解,数字的巨大落差源自于政治炒作,有些人力求扩大影响把数字尽量「放大」,有些人为了降低游行效应把数字尽量「缩小」,因此有指均属「臆测数」、「政治数字」或「印象数字」之说。但是,当差距愈来愈大,就失去了数字的真正意义!骗了自己,也骗了全世界。

用AI準确统计游行人数 (吴历山)

大型事件的参加人数是衡量事件性质和影响力的重要指标。(何泽摄)

就拿6月16日民阵声称的200万人与警方声称的33.8万人来讲,这可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,200万人游行意味除了老、弱、病、幼和无法出动的人士以外,香港有约一半市民上街抗议;而33.8万人游行意味约每20人中有一人上街抗议,这两项数字向社会发放的是两个截然不同的讯息,决不能含糊不清!

人数的精準统计不仅在政治上具有重大意义,在商业、民生、治安、交通等领域也极为重要,在军事上更是「差之毫釐、谬以千里」,来不得半点的误差,因此,现代科技尤其是人工智能(Artificial Intalligence, AI)在这方面突飞猛进。早在十几年前已听说,衞星定位已精準到能清楚分辨地球上1米大小的物体形象。这些年,随着科技发展,精準度大大提高不在话下。

AI替代人力 势在必行

本月25日笔者随「香港智库大湾区考察团」访问广州一间专注电脑视觉与AI高科技公司,该公司2017年3月与百度、腾讯、科大讯飞同时被国家发改委确定为国家「互联网+」重大工程及「AI基础资源公共服务平台」建设单位,在AI应用在商业、民用、大型人流统计等方面有突破性的进展。

因应近来香港游行人数的争议,访问团成员详细询问了关于大型游行用Al统计人数的问题,回答是「技术上完全没有问题」,令人振奋。日前,香港也有Al专业人士提出可以用Al取代人手,提供更準确的游行人数。

可以肯定的是,以目前科技水平,完全可以更精準统计游行和集会的参与人数,「这不是做不到,而是做不做的问题!」

笔者建议,政府和民间的机构团体尽快投放资源,引入AI设备和技术,必要时可开放个别专业航拍作出配合,对大型集会游行等事件,在保护私隐的前提下,做出数据收集和科学分析,为社会提供真实可靠的人数统计。

用AI準确统计游行人数 (吴历山)

香港有Al专业人士提出用Al取代人手,提供更準确的游行人数。(法新社资料图片)

其他吴历山文章:香港捲入中美恶斗漩涡
  • 大湾区打造香港医疗中心
  • 两文三语作母语具优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