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菲林到数码‧76岁宋仁德跋山涉水摄不倦

从菲林到数码‧76岁宋仁德跋山涉水摄不倦76岁的宋德仁是狂热的摄影发烧友。从菲林年代到数码时代,从暗房到电脑,走过几个年代,进入电脑科技时代也一直没放弃过他热衷的摄影,他还懂得如何与时并进,在电脑前可以把作品PS得更完美,只要一碰到相机和照片,他即可马上进入状况,夜阑人静不眠不休也不累。“三高(高血压、高糖尿、高胆固醇)我没一高,除了65岁那年曾患上喉癌,做过化疗让肿瘤消失外,我的身体都很健康,跟癌魔打了一场胜仗后,就把生死看得很开了,现在甚幺都吃,百无禁忌,也很感激运气好,遇到贵人指引相助。人生就那幺几十年,做人还是不要太计较,也别太认真,如果看不过眼或是意见不合,就跟自己说:算了吧!”宋仁德在槟城摄影界可是名气响噹噹的人物。这位资深摄影人,如果提到摄影,他说即使用上两个星期都还说不完呢!他对摄影的热爱是无可置疑,也无可取代的。今年76的宋仁德,提起相机,揹起三脚架,马上精神百倍,为了寻找最好的摄影角度,即使要攀山越岭,涉水而过,顶着炎炎大太阳,或忍受刺骨寒风,他都甘之如饴的守候在原地等待美丽。于是,他去了西藏,上了黄山,还有新疆和云南等地,走遍千山万水,摄取好山好水,从不言倦,还意犹未尽。唯独征服沙巴的神山,最让他大喊吃不消,也摇头感叹没能力再爬一次了!出生于1938年的宋仁德,在摄影界打开知名度,在摄影圈里是大师级,作品获奖无数,但他入行时已不算年轻,真正全身投入摄影领域是在30岁以后开始。辍学赚钱养家“我小学四年级还没读完就辍学了,家里很穷,必须出来打工赚钱养家,在咖啡店做过小二,甚幺杂工散工都做过,就连警察也当过!”不要被吓到,宋仁德并没有夸张,他确实曾在18岁那年受英警招入伍,经过面试,还有为期8个月的训练后,成为了英殖民地的马来亚警察。“那年代大家都没读过几年书,面试时主要就是考你对国家社会时势动态的了解程度,只要掌握到基本常识就可以过关了。”但是,他这个马来亚警察只当了3年就因为一起殴斗事故而被革职。与村民打架被革除警职“原因是我们几个年轻警察和村民打架。而打架的原因就是因为一个马来警察爱上了一个姑娘,追到那女孩的村里去,结果引起该村男人的不满,抱着`肥水不流他人田’的嫉妒心态,看到有外地人来追本村女孩就会不爽,于是发生冲突打了起来,我们也年少气盛,听见同僚被村民打,也冲进村里去,就这样和村民发生群殴,导致我们几个当年不过21岁的警察都被革职了。”不过,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,往事重提,宋仁德反而庆幸被革职,才有机会涉足摄影界,发掘出自己的爱好和专长。“被革职之后确是很伤心很难过,毕竟以我小学都没毕业的学历,还能做甚幺工作?只好重返咖啡店打工,也去酒吧工作,还获得酒吧老闆赏识邀我入股一起经营酒吧生意,我就从酒吧顾客里接触到相机这玩意儿,开始对摄影产生了兴趣。”义务摄影师越拍越红宋仁德的第一台相机是用70令吉买回来的Yashica菲林相机。没人指导,就那样带着相机到处去拍照,结果因是新手上路,拍出来的照片全朦胧一片,像雾又像花,这才知道原来拍照需要对焦。“那年代相机还没有自动对焦镜头,也没有多少人摸过相机,更别说是懂得使用相机,所有一切都是靠着摸索学习,自己学习调焦镜头和调整光线,渐渐的就越来越上手了。”提起摄影初体验,儘管已事隔将近五十年,宋仁德始终没有忘记他的第一次。首次拍广告照片没收费后来越拍越顺手,很快就街头巷尾都知道了宋家有个叫仁德的会拍照,从此以后,街上有谁家办白事或红事,就会请他来照相,这都是义务的工作,只是家属会支付他菲林及沖印相片的费用。这个义务摄影师后来也越拍越红了,朋友的朋友也会慕名找他帮忙,包括公司广告用途的照片。“有一次朋友叫我帮他拍摄公司牛仔裤照片,还找来模特儿出外景,我第一次拍这类型的照片,没有经验也没有收费,就觉得好玩,直到有一天我走在街上,发现我拍的牛仔裤模特儿照片竟已经印成海报,在各大商场的广告牌上出现,真是让我既惊且喜!”30岁投入摄影行业牛仔裤广告的成功,让宋仁德在广告界打响了名堂,那年代,槟城还没有人接拍广告照,广告平面照的拍摄工作几乎都是去吉隆坡找人拍摄,宋仁德在北马首创先河,接着也开始收费接拍广告平面照,慢慢的全身投入这一行。“后来即使有收费,还是比吉隆坡的行情便宜很多。其实我根本不懂行情,一开始是兼职在做,直至30岁才正式全面投入摄影行业,成为专业摄影师。而摄影器材都是在一边接拍广告,再一边用酬劳去添购配备提昇水平。”自己的照片反而少拍虽说是30岁才开始成为全职的摄影人,但直到今天76岁,他也还在拍不停,除了接拍广告平面照,仍不时会出外拍摄怡人风景,即使出国旅行也是因为想拍照而出发。“我拍了很多照,也帮人拍过不少照,但我自己却很少出现在照片里。所以在西藏,在黄山,都没有留下自己的身影,也没想过要给自己拍照留念,能拍到好的照片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。”儿子做得更出色宋仁德育有一儿两女,儿子也以摄影为职,但他说儿子在这方面比他更有胆识,接拍的广告工作都是来自大公司、大集团,甚至还出国去拍摄。对儿子成就欣慰“我儿子中学毕业后曾跟着我工作,但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,他常对我的方式有意见,我对他的做法也不苟同,父子常在工作上意见不合,最后我让儿子自己出去闯,结果他确实闯出一片天下,生意做得比我大,飞得比我更远,找他拍摄的都是大公司大集团,甚至拍到上海去。他用事实证明了他的做法是对的,我这老爸有时也不得不承认儿子很行!”“以前我给儿子发薪水,现在儿子赚的比我还多了,反过来用高价跟我租用工作室。”虽说与儿子在摄影方面常有意见分歧,但还是为儿子有出头天感欣慰。修图令效果完美宋仁德热爱摄影,也享受摄影出来的效果。过去的菲林时代,他在暗房用特别的手法在底片上做出不少特效。如今进入数码时代,他也与时并进的学会了操作电脑,还懂得使用Photoshop来修图,乐此不疲。“可能有人会说经过修图的照片会失真,但我认为拍照本来就是要拍出漂亮的一面。如果摄影当天,天空不够蓝,但可以透过电脑修图弄出蓝天白云的效果,那不是更完美吗?对我来说,这不算是造假,因为天空确是会有蓝天白云的时候,只是在拍摄当天刚好遇不到这样的好天气而已。”病后觉悟做人别太认真虽已年届76,但看起来精神和气色都尚好的宋仁德,如果他不说也还不晓得,原来曾经“癌”过天晴。11年前,65岁的他被验出患有喉癌,癌瘤在喉间长出一粒球状物体,让他发不出声音,苦不堪言,当时医生说需要进行手术割除,接着再接受电疗。“手术的那天,喉咙里的肿瘤忽然肿大得无法开刀,医生只好叫我先去打针化疗,让肿瘤缩小后再施手术。那期间我太太要我戒口,每天都吃得很清淡,我的体重遽降,瘦得有气无力,当时心里在想,人生七十古来稀,我也活到65岁了,如果现在死了,也不过是少活5年,与其这幺痛苦等死,不如先饱死,趁有生之年想吃甚幺就儘量去吃吧!”化疗期间在外偷吃于是,他在化疗期间,每天都瞒着太太在外面乱吃一通,还到咖啡店去吃经济饭菜,然后再回家假装吃几口太太为他準备的清淡健康食物。如今病事重提,宋仁德不介意分享他的“偷吃”经历,还笑言当时一定要瞒住太太,因为要是让她知道了,一定会阻止他外出。“10天后我体重回升,再回去準备接受手术时,医生恭喜我说,我的肿瘤已经缩小至不必动手术了!医生听见我这期间甚幺都吃,没有特别戒口,还讚我做得好,因为我需要营养也需要补充体力来抗癌。”这场病让他也觉悟了,做人不要太认真,做事不要太计较,碰到看不过眼的事,还是跟自己说:算了吧!“经这一场病,我感觉到自己运气真好,每当需要的时候都会适时的遇到贵人指引,我原是无神论者,但我认为冥冥中自有巧妙的安排。”/副刊‧报道:黄碧丝‧2014.09.05